聊寄戎陈

纯粹又积极的现实主义者,长谷部

夏夜:

看了长谷部和不动行光的回想,让我想认真写写我所理解的长谷部。正如亲友所说,长谷部的粉对他的看法分歧很大,所以这里只是个人看法,记录下来,至少让自己在以后的创作中不会太过偏离。

首先贴一下阿若的授权。以下引用内容来自阿若(微博id:@只是压切沼里的一个棚),略有标点修改。



======引用开始的分割线======

1.关于长谷部的价值观:

我觉得hsb的思考方式蛮像现在的年轻人的。有回顾过去的时间还不如去正视现在。亲近的人逝去,我们可以为其苦恼伤心,但不可以止步不前。所以他给我一种“为当下献出自己的全部,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去执着”的印象。

个人看法现在的审神者死后他也会把审神者当做过去。黑田回想里也提过“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追随他到彼岸,但是我做不到”所以我觉得,他对每一任主都是真心真意的付出,但是每次只能目送对方的离去,所以对人类的生死已经有了一套“说服自己”的方式。就算送走多少亲近的人,自己也得存在着。他很清楚自己的路还很长,“为现在的主而活”的生活方式也是,不管他在哪里被折断,也是为了“现在的主人”所折断,我觉得这就是长谷部的忠义。

2.关于信长:

好了他是真的讨厌信长,然后也是真的很在意自己被送的事。之前我还只觉得是“不满”,现在已经觉得长谷部是不是觉得被送是一种“屈辱”。

接下来是我对他对于“被送”的一些猜测:

就像之前说的,对于长谷部来说“尽忠”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理念。所以他在为一位主人尽忠时只会认准那个主人,我觉得对信长的时候也是一样。但是下渡给如水也就意味着,现在的主人舍弃了他,让他去侍奉另一个主人。信长这样的做法,应该是践踏了长谷部的忠诚。长谷部大概很讨厌“不重视自己臣下的主人”信长就是一个好例子。正因为长谷部是忠臣,所以才不能接受信长对自己下属粗暴的做派吧。我觉得他是渐渐对信长心冷的。

(也可以说他对信长不重视自己的事情很是在意。他对主人尽忠的时候也在渴求主人的回应,也就是主人对他的重视吧)

3.长谷部对主的态度:

长谷部希望得到主人的重视,又因为自己是臣下所以对主一直很恭敬,就像上面所说的,我觉得长谷部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,因为是刀,所以我觉得人类那一套“一生只侍一主”根本毫无意义。主人不是刀剑能自己选择的,所以刀剑们都有自己的一套对于现主的应对方法。长谷部的场合就是“忠诚”了。

对于三代主人,我的理解是:

信长:从一开始的忠诚到后面的心灰意冷

如水:无法接受自己被送的事实,没办法承认如水为主

长政:开始成熟,也开始正视自己面前的主人。并定下了为现主效忠的理念。

 所以,审神者的场合。长谷部已经是,“可以接受为新主而用,并正视自己眼前的主人”的状态了。简单来说就是“坚强起来了”。

“我献上我的忠诚,我为您做当我能做的一切,那么您会如何回应呢?”

我感觉他在如此试探着。

所以一开始在本丸里的长谷部,总有种不安定的感觉。

一周年的语音“您和初来乍到的时候真是成长了很多”。

这句话我觉得就是对现在审神者的一种肯定吧。长谷部对自己的主人也很严厉的感觉ww

就像taru(新垣樽助,长谷部的cv)说的,他真的很纯粹。永远只是为了现主而行动。

4.长谷部对其他刀剑:

我就直说了吧,别的刀对他的想法,是讨厌他还是喜欢他,他完,全,不,在,意。

设定里也有“为了主可以就算肮脏的工作也毫不在意的完成”,就算被其他刀剑讨厌了,只要是为了主那就没什么。

“除了主的评价,其他的都是垃圾”

所以这次和不动的回想,回想名写的是“悲伤与安慰”,看完我的感想只有:

长谷部的安慰=快刀斩乱麻

用最快的方式告诉不动“不要老是想着过去的主人,好好重视现在的主人”,就算说的很过分,但是的确很有效。不论是不动还是日本号,都很快的接受了长谷部现在的想法。

虽然说的真的很过分。

所以长谷部大概是,“自己被讨厌了倒没什么,得赶快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立场。”

也就是“新进员工教育”(恩

5.信长眼里只有天下,而不顾身边的一切。而长谷部眼里只有主,其他都无所谓”而且两者为达目的都是不择手段的类型。信长为了天下布武采取了很多极端的方式,长谷部为了主也是做什么都无所谓。

最后关于他的性格,长谷部的个性和信长简直是同出一辙。所以我完全认为这两个人是同族厌恶www

======引用结束的分割线======

入沼以来,我一直很认同阿若对于长谷部的理解,以上的看法,基本贯穿了我的创作。

首先是关于hsb的“纯粹”。Hsb的“纯粹”,近乎一根筋,就像是上面说的,他不介意别人对他的评价,——“除了主的评价,其他的都是垃圾”。因为“忠诚”已经是长谷部深入骨髓的信仰,其他无关的事情都无法影响他。我觉得能像长谷部如此纯粹的付丧神,大概只有同田贯正国。不过同田贯的“纯粹”更多是出于对自身是刀的认同。但同田贯会对时代不注重刀的实用性的风气提出异议,可hsb似乎从来都不被环境所影响。

当然,这只是“似乎”。有的人说hsb的萌点是忠犬,但是我觉得他更像是忠臣——并非盲从,也不是“唯主是命”。从本丸语音就能听出来,他一开始就明确表示自己不希望审神者称呼他“压切”——原因是否与信长取的名字有关姑且不论,至少可以看出他有自己想法,并且会主动对审神者说明。这样的刀,我觉得他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想法,更不可能“只是盲目效忠于主的概念”。就像阿若所说的,“对自己的主人也很严厉的感觉”,在自己奉献忠诚的时候,是有某种意义上的“等价交换”。他会自己对主上进行评定,所以一开始的不安定感,更像是在考察主人是否优秀?是否有能让他折服的品质?是否能让他心甘情愿奉献一生?

那么,有人也许会问,如果审神者是废柴,那么是否会被长谷部抛弃?我个人的理解,如果审神者是非常优秀的人物,那长谷部自然是非常喜欢你;如果审神者只是普通人或者相对逊色一些,我觉得他更倾向于竭尽全力去辅佐对方。换句话说,他是让明主得展宏图,让凡人安身立命。

有人在本能寺回想出来以后对长谷部讨厌信长大加指责,认为连信长那么优秀的主都配不上他,眼光过高云云。我觉得大可不必如此愤怒。他对于信长的感情,不是认为信长“配不上”他,而是恨信长对臣下的不珍惜。——这不是仇恨,是遗憾,恨其不争的感情吧。因此我觉得本丸里的长谷部,是最不可能对主轻慢的刀,除了纯粹的效忠主上的感情,还因为他是活在当下的刀。

所以,对于如此尽忠奉献的长谷部,如果一直对他抱着猜疑和消极的态度,实在很让人难过。在入沼初期,我也想象过无数次在本能寺被长谷部抛弃的情节,这个虐点实在非常美味。可是对于骨子里喜欢写阳光热血故事的我来说,这样自虐的游戏玩个两三回,就会像嚼到没味道的口香糖,干脆利落把他抛弃掉吧。很幸运最后我选择理解的长谷部不是这样,所以才能继续寻找关于他的各种可能性,创作出更多有趣的故事。

请积极地看待长谷部吧。像墨菲定律所说的,越担心的事情越可能发生。害怕被长谷部所抛弃,说到底是创作者对审神者角色的不信任。这样的话,审神者又怎么能得到长谷部的认同呢?

当然,同人创作是相当私人的事情,更何况长谷部这个角色身上矛盾之处太多,导致对他的看法相当两极分化。以上的内容都是我个人的理解,并不代表什么。在我看来,即使是徘徊在信长与现主之间的长谷部形象,也有相当动人的作品。是的,我又要私人大力推荐《依存关系》【准备给作者买保险,防止有天忍不住把拖稿的作者往死里揍】

没有雷的设定,只有表达不好的创作者,仅此而已。

然后是关于“活在当下”。黑田回想和本能寺的回想,可以看出长谷部对于前主,都已经接受了对方的离开。有人说,这样看来,从审神者召唤出长谷部,他就做好了接受审神者有一天会离开他的准备。虽然还没有开始就做好结束的准备,看起来有些消极,但换一个角度来说,更像是必须把握当下的积极。因此长谷部的效忠,在我看来是忠诚而且积极的行为,他珍惜每一刻为主尽忠的机会,这样才会在台词里几乎无时无刻念叨着主吧。

想起自己在《花与刃》里面,写姬野开导长谷部,说要活在当下(第五章)。当时日本号还没有实装,更不用说长谷部和不动在本能寺的回想。现在看来,这段剧情大概不符合官方对于长谷部的定义吧,可是我还是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剧情。《花与刃》不是刀剑乱舞同人里面我最好的作品,但是却是我最喜欢的,因为自己当时对于长谷部的想象,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承认吧。

我认为即使排除了由梨的存在,姬野尼桑也是非常喜欢长谷部的,因为长谷部和他一样,是属于眼睛一直望着前方那种男人。

最后是关于长谷部的“笨拙”。一直把长谷部的性格设定为“温柔却笨拙”,主要是因为官方那句“对主上十分忠诚,渴望成为主上的第一但却从不说出口。即使是肮脏的工作也能毫不在意的完成”。而从回想来看,他没说的东西还有很多,包括对于黑田长政的感情等等。这一话回想,不少人觉得他对于织田信长的态度实在不好,包括那句“哈哈”像是嘲讽。不过我觉得那句话像是开玩笑而已。

 长谷部直接告诉不动行光“人の生は歴史の流れからすると一瞬だ。生まれたからいちか死ぬんだよ。織田信長も例外じゃなかってだけだ”(人的一生在历史的长河里不过就是一瞬的事。既然出生了那么迟早死亡就会降临。织田信长也不例外罢了),直接的快刀斩乱麻的确符合他活在当下和纯粹的特点。另外回想的标题叫“悲伤与安慰”——我更乐意想象成,这是长谷部独有的安慰方式,也是他独有的温柔——不去解释,只是去行动。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大概如此。


评论

热度(38)

  1. 聊寄戎陈夏夜 转载了此文字